Top
欢迎登录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哈斯:风险管理
来源: 作者:Matt Bailey 浏览次数:0
微博 微信

分享到 - 微信

QQ空间 0评论
NASCAR现在就是电视行业。同样这也隐喻了几十年来美国的商业和创新能够立于世界不败之地的原因。在他们联合撰写的书《That Used To Be Us》中,记者Thomas Friedman和Michael Mandelbaum教授共同探讨了这个国家所面临的挑战以及经济的转折点所带来的风险体验。他们援引了John Doerr的话,在书中他们写道,一位美国最早期的投资家——Netscape,Google和Amazon.com的早期投资人:“在高速行驶的状态下转弯的时候你需要冒险,” Doerr说,“有时候你可能速度过快,以至于转弯过猛车子侧倾,两个车轮就会悬在空中。但是,如果不这样冒险的话,就一定不会有大事发生。”
  当一辆赛车静止不动的时候,我们只能欣赏它优美的曲线和尾翼,我们可能会为设计工程师的聪明才智感到惊讶不已,也可能直接表达自己对车辆动力、抓地力以及实用性方面的美感的喜爱之情。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赛车的照片会出现在美术馆里的原因。当然,一辆无法以200mph的速度自由驰骋的赛车就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赛车,当我们看不到它的时候,这个速度似乎已经足够快了,但还是要取决于我们究竟离它多近。
  小孩子们凭直觉就知道近距离观察赛车是很重要的,因此他们总是想要赛道旁边的位置,在那里他们才能亲身体验赛车急驰而过的声响和能量。
  2012年10月13日,周日,那天我正好在Charlotte Motor Speedway(美国夏洛特赛车场)观看Sprint Cup(斯普林特杯)倒数第六轮的角逐,当天气温只有50度(10摄氏度),能在Stewart-Haas贵宾室里鸟瞰整个赛道我感到非常幸运,这里距离地面赛场有几层楼的高度。
  美国全国赛车联合会赛事(即NASCAR)是北美一项极具观赏性的运动。NASCAR Sprint Cup(斯普林特杯)特别为电视观众精心设计,代表了赛车运动的最高级别——历时10个月的时间内进行36轮角逐。就收视率而言,仅次于美国全国橄榄球联赛(NFL)。
\
“精度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因为不仅公差非常小,而且加工形状十分复杂。”
  在Stewart-Haas贵宾室里观看赛车比赛是一种梦幻般的体验。在发车起跑时,43辆赛车几乎悄无声响地从落地式全景窗的一头冲到另一头。从高处俯视,对于像我一样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人来说是很难从车群中发现Stewart-Haas的赛车手的。幸运的是,几天后当车队返回位于Kannapolis的总部(Charlotte东北方向大约20英里的位置)时,我有机会更近距离地接触到了他们。
  哈斯自动化公司的创始人Gene Haas和三届Sprint Cup(斯普林特杯)冠军车手Tony Stewart联手创立了Stewart-Haas Racing(SHR)。2012赛季,SHR车队共派出了三名车手出战:Tony Stewart,Ryan Newman以及Danica Patrick。
  SHR的总部是一座位于哈斯路上的狭长的矩形建筑。建筑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天井,里面阵列着为各项赛事积极备战的赛车。墙壁的高处写着很多名人名言,用来激励人心并保持较高的工作效率。主厂房的右侧是车队的日用品库,位于左侧玻璃隔板后面的是车队的加工车间,摆在最前面的是一台红色的特别款Tony Stewart VF-1立式加工中心。无庸置疑,这里所有的机床都来自哈斯。加工车间的经理Brad Harris坦言,这样的选择完全是以车队的利益为出发点的。
  “我们选择哈斯机床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说,“但是在来这儿以前我也和其他机床打过交道,我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哈斯机床功能全面而且质量可靠,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同一品牌的机床采用相同的数控系统对于安排计划很有帮助。在这里,我们5个人就能全面控制12台机床。我可以代表所有人说:在这样一个哈斯车间里工作我们感到十分自豪。”
  在这个Stewart-Haas加工车间里共有8台立式加工中心和4台车削中心。“其中4台立式加中中心具备4-轴和5-轴加工能力,” Mr. Harris向我们介绍,“这样一来我们就能以最少的装夹次数加工车队所需的各种零件了。”
  “在赛季中期,我们一直进行着改进,有时候是由于NASCAR规则更改,也有时候是由于工程师或车队队长提出了提高赛车性能的优良方案。但不管由于什么原因,马上拿到零件是他们一致的需求。然而,经过研发及层层设计修改,加工阶段的时间往往所剩无几。因此,每一项加工任务都很紧急。”
  在这个加工车间里,体型最大的机床是两台配备有耳转台的VF-6TR。除此之外,还有一台Mini Mill,一台VF-2以及一台配备TR-210有耳转台的5-轴VF-4。
  和其他赛车队一样,SHR不太愿意让我们近距离拍摄他们自行制造的零件,尤其是在赛季中期这个关键时段。最容易识别的零件之一是换档手柄,Mr. Harris随手拿起了Ryan Newman39号赛车的手柄向我们展示。它非常坚固而且质量很轻,外轮廓也比较复杂,这一方面是出于人体工学的考虑,另一方面也兼顾了美观。
\
“在这里你便完全能够亲身体会到赛车的速度,以及赛车手们在几英寸的狭小缝隙中滑过弯道和争抢有利位置时的果敢。”
  “对于我们和工程师而言,这是一项富有乐趣和挑战性的工作,”他说,“它是用具备5-轴性能的VF-4加工出来的,仅用了两次装夹我们就把它创造出来了。这个零件每年我们都会生产20个,像赛车上所用的其他零件一样,到达一定的里程数就要更换。即便是像这种不太受力的零件,我们也不想冒险。我们可不想等到零件坏了再去换。”
  在Kannapolis总部使用哈斯机床加工的零件还有前轴立柱,其中前轴锻造件由供应商直接提供。然后,SHR会在此基础上进行大规模铣削——后续其他零件将直接焊接在立柱上。
  “经过加工,我们会拿到一个组装件,然后一次装夹便可以完成所有加工,这确保了在精度和质量方面不打任何折扣,”Mr. Harris接着说,“精度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因为不仅公差非常小,而且加工形状十分复杂。我们将工件安装在VF-6TR的有耳转台上,通过旋转工件一次装夹便能够加工到所有的面。这既为我们节省了时间,又确保了零件的品质。哈斯机床非常人性化而且故障率很低,当地的HFO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大帮助。”
  NASCAR的起源要追溯到美国禁酒令时期,那时候私酒商往往会寻找竞速型车手驾驶时速最快的车把酒品私自贩卖到美国东南部的阿巴拉契亚地区。由于文化背景的驱使NASCAR应运而生——用于逃避政府对制酒和饮酒的禁令。私酒商曾一度采用科技革新提高车速和操控性。当禁酒令戛然而止的时候,革新家们仍然意犹未尽,欲罢不能,后来便演变成了年创利数十亿美元的一项竞技运动,同时让成千上万人因此获益。正如Friedman和Mandelbaum在书中所指出的那样:多年来,政府在一波波的革新浪潮中常常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进行干预或影响,然后功成身退。
  我短暂的NASCAR故乡之旅的第二站是Hendrick Motorsports(HMS),位于Stewart-Haas Racing向南大约5英里的Concord,靠近Charlotte Motor Speedway(美国夏洛特赛车场)。
  HMS创立于1984年,是美国常胜车队之一,仅Sprint Cup(斯普林特杯)一项赛事便10次折桂。NASCAR的爱好者们都应该知道哈斯自动化公司是通过Hendrick Motorsports参与到这项赛事中的,起初是作为数控机床的赞助商和供应商。2002年,Gene Haas与HMS合作组建了自己的车队,即Haas CNC Racing。现在SHR的39号赛车其实就是Haas CNC Racing的60号赛车——最初参加NASCAR的顶级车系。
  2002年伴随着SHR的诞生,双方的合作更加深入,时至今日,SHR仍然使用HMS的引擎和底盘,位于面积100英亩的HMS基地的加工车间中所用的机床几乎全部来自哈斯。
  HMS每年生产550多个引擎,其中很大一部分出租给NASCAR的其他车队。品类众多的引擎和底盘所用零件采用一系列哈斯数控机床加工而成,包括VF-2和VF-6立式加工中心,ES-5卧式加工中心,以及TL-25车削中心(配备C-轴,副主轴和动力刀)。
\
“哈斯机床非常人性化而且故障率很低,当地的HFO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大帮助。
  “我们使用4台哈斯ES-5卧式加工中心加工气缸盖和进气歧管,”引擎加工车间协调员Larry Zentmeyer告诉我们,“这些机床还用于排气座的再加工以及设计改进。”公司所有的ES-5均配备了哈斯HRT210转台和尾座,在加工较长工件时能起到支撑作用。
  除了SHR之外,Hendrick Motorsports还为其他几支车队供应引擎和零件,这些车队包括Earnhardt Ganassi,Phoenix Racing,JRM,和Turner Motorsports。
  HMS使用ES-5卧式加工中心制造气缸盖。这些形状复杂的零件由Chevrolet供应的半成品铸件加工而成。
  “剩余的材料足够我们后续添加气阀机构和摇臂支架,”Mr. Zentmeyer解释说,“我们也有足够的空间加工排气和进气口,而且腔体部分也需要进行一些机加工,整体而言,几乎没有一个面是不需要进行加工的。像Mark Thomas这样的机床操作人员往往将Siemens NX系统和机床配合使用,用于准备程序。”
  “每个月我们制造12套——也就是24个气缸盖,”Mr. Zentmeyer向我们介绍说,“因此这些机床通常都很忙碌,但现有工作量还不需要多工作台或托盘交换装置。不得不说,ES-5的工作表现非常好。”
  HMS引擎加工车间还需要精确匹配活塞和气缸。“我们使用一台VF-2对活塞顶端进行精加工,”Mr. Zentmeyer说,“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完全达到所需公差。我们平均每周加工20套活塞。”
  像气缸盖和活塞一样,Hendrick Motorsports还为Bosch等知名供应商提供例如交流发电机固定架等批量零部件。“越野车所用的很多零件都是铸铁材质的,我们通常采用实心坯料直接加工而成,因此更加坚固耐用。如果赛车上也使用铸铁零件,由于温度和震动的影响,它们往往坚持不过一两圈。”
  比赛进行几圈之后,我穿上外套乘坐电梯而下。空气冷嗖嗖的,但却夹杂着无尽的兴奋和激情。我设法尽量靠近座位和安全保护网之间那片“无人区”,这里通常是孩子们领地(如果我12岁的话,相信我也会出现在这里),他们被厚厚的羽绒夹克和听力保护耳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旁边饱受摧残的父母们不离不弃地陪伴着他们。
  在这里你便完全能够亲身体会到赛车的速度,以及赛车手们在几英寸的狭小缝隙中滑过弯道和争抢有利位置时的果敢。
  Friedman和Mandelbaum共同撰写的那本书的副标题是What went wrong with America – and how it can come back(美国究竟怎么了——它如何才能回归正轨)。书中作者描述了美国的法律体系如何促使有革新和冒险意识的人获得成功——并最终建立了地球上最大的经济体系。他们罗列了威胁美国全球经济地位几大因素,并且提供了规避这些威胁的建议。
  在当今环保意识逐渐增强的时代,赛车有时候会导致负面新闻,但教育家和实业家们还是意识到了它对后代强烈的激励作用。那些为NASCAR赛车(无论是在Charlotte还是其他地方)的声响、色彩和场面而着迷的孩子们将来也许不会成为下一个Tony Stewart(或者是车队队长),但他们长大后就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并且认识到冒险在独立创业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如果他们把对冒险的理解融入工作和生活——如果他们能自然而然地接受在创业之初、注册专利或倾尽毕生积蓄投资固定资产时的冒险想法——那么美国就回归正轨了。他们不想敬仰观摩前辈们的丰功伟绩,而是想通过幻灯片全面体验经济,然后在胜利者的领奖台上争得一席之地。
相关阅读
滚动鼠标加载更多~~
编辑专栏
推荐产品
Top